十七蓝

“兰尼斯特   坦格利安   拜拉席恩   史塔克   提利尔    他们无非是车轮上的辐条,轮流登顶,彼此倾轧,碾碎身下的尘埃”   “想停下这车轮,真是美梦”  “我无意阻止它前进,我要粉碎车轮本身”

    我心里有一簇迎着烈日而生的花,

    比一切美酒都要芬芳,

    滚烫的馨香淹没过稻草人的胸膛,

    草扎的精神,从此万寿无疆。
                                                            ——《默读》

烈日灼心,真TM灼心

照出来有点艳,画糊了ヾ(´A`)ノ゚

像游历的僧侣走在四方
到佛坛轻声吟唱
像江湖刀光不断的声响
放不下天地苍茫
像无法挣脱凡尘的仙人
停不了颠簸红尘

一脸蒙逼的番茄君


《疏桐》
天苍苍野茫茫
冬枝独枯亡
是哪天让我们
结下了尘网
风过处三人间
误入启洪荒
将远行去他乡
离离的原上
从寒冬到炎夏
四季坊开花
我种下的希望
却长成了绝望
它疯长冲出心脏
枝蔓刻下成长
它沸腾喷向太阳
灰色漫延张扬
时间唱歌的模样
是痛哭的信仰
转过山水转过佛塔啊
我求它我求它
保护你喜乐平安
凰求凰伊人在水一方
别害怕别害怕
我不是洪水猛兽
我在灰烬中等你
你答应吗










可惜我再也没有机会唱给你听